原创大众健康科普01-14 02:40
作者:子凌

摘要: 一场车祸,现场的血渍还没有被清理,山竹的额头也还在流血,眼前模糊的场景让山竹不知所措……昏暗,迷离,失去,等不到心里的情感爆发已然失去了知觉。

烈日下,灼心的痛楚。


面对眼前这些很纷繁的问题,山竹内心千万遍煎熬。刚刚经历了一场车祸,现场的血渍还没有被清理,山竹的额头还在流血,眼前模糊的场景让山竹不知所措,交警和医生已经感到了现场,眼前横躺着好几个人,在失去理智之前山竹忍着疼痛环视四周在寻找柳陌的身影,他似乎想喊出什么,只听到耳边全是轰隆的声音,根本没有别的任何声音。似乎又听见了有人在喊他的名字,眼前到处都是火和烟,他渐渐地失去了知觉,眼睛也慢慢闭上了……




山竹和柳陌是恋人,他们一起很长时间了,山竹喜欢音乐艺术,柳陌喜欢文学语言,他们两各自有各自感兴趣的领域,有朋友说:“你们两的喜好之间没有太多的交集,会有很多话说吗?”记得那时候柳陌说,就是因为没有的太多的交集,我们才会有聊不完的话题啊!


山竹是一位自由创作人,音乐绘画,生活中充满了诗情画意。柳陌在一家公司做人事主管,平时工作比较忙,经常会加班,每次加班山竹都会在公司楼下等,柳陌说不用来接我了,我自己回去就好,山竹说你没有安全回家,我怎么安心做自己的事情呢?


山竹喜欢晚上创作,他说这样能够给自己足够的灵感,深夜窗外繁华的都市会让山竹思考很多。这座城市还有多少人没有睡着,还有多少人为了生存在深夜努力,又有多少人在酣睡。山竹每每思考这些就会想起那次在雪山里的村子里待的一段时光。这时候闹铃响了,凌晨三点,到了山竹该睡觉的时间了。


山竹送柳陌回家,柳陌整理洗漱完毕,坐在床头跟山竹电话聊会天,问他到家没,现在在想什么,再聊点关于今天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人和事,之后各自挂完电话,柳陌看会书,最近她在看一本关于人性的小说,等时间滴滴哒哒地在各自的安静中流逝,闹铃响起柳陌到了该睡觉的时间,电话准时响起,是山竹打来的,你该睡觉了。柳陌说正想给你打电话呢,我就准备睡觉了,你也按时睡觉,晚安。电话另一头的山竹也微笑着说晚安,我会按时睡的。


道完晚安,柳陌进入梦乡,山竹开始自己继续的沉思。


在这样的都市里,有多少人在深夜里还在为了明天能够继续待着在努力思考。山竹和柳陌是幸运的,也是千百万不幸者之一。


深夜的广州安静沉寂,在各自的梦乡想象着不同的画面。清晨阳光露出一样的脸庞,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。柳陌起床准备上班,发信息给山竹道早安问他昨晚睡得可好,知道他这时候还没有睡醒,只是已经习惯了早晨起来给山竹发信息道早安!




那次一起去雪山,坐火车去新疆,在一个车厢里遇到的一幕一直烙印在山竹心里。


那是从广州开往兰州的火车,没有特别的风景,沿途一路景色从翠绿到墨绿到墨黄到枯黄最后完全是枯萎的颜色!


在车厢里有一个男孩大概20岁左右的样子,上车一直在很闹的胡言乱语,陪他一起的是他姐夫,大家看着奇怪,但并没有过多的询问。一列车厢就像一个小世界,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,没有特别的喧闹。山竹和柳陌在看书欣赏着窗外的风景。


到了下午那个男孩突然活跃起来,在整个车厢开始走来走去,他姐夫在后面追着,男孩似乎受了什么刺激一样,突然很大声的说话,姐夫试图拉他却怎么也拉不住,男孩走到下铺的一个女孩跟前似乎要说什么,姐夫一把把他拉回去让他在自己的位子上躺着休息。


姐夫是一位很淳朴的西北汉子模样,眼神里吐露出一丝的无奈,但还是耐心的坐在床边让男孩好好休息。经过这样一闹,车厢里的人似乎又开始热闹起来,大家纷纷开始议论,上铺的一个大叔说:听他们口音像是甘肃那边的人。甘肃?山竹和柳陌对视了一眼。似乎在大家的印象中甘肃是大西北落后贫穷的一个省份,那里的人除了淳朴还有西北人的那份坚毅!


等那个男孩渐渐安静下来,姐夫独自坐在走道旁靠窗的座位上,眼睛一直盯着远方。


上铺的那位大叔喊那位姐夫来我们这里,开始询问怎么回事,姐夫似乎不愿说,但看得出来,略显沧桑的脸上记录着时间里的一些故事。


男孩是甘肃省西北部农村的孩子,年初朋友介绍来深圳打工。从小成长在西北农村,根本没见过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。在深圳见到了纸醉金迷的城市,迷失了,眼前这一切似乎是在童话世界一样。据说男孩是因为和女朋友分手刺激到了,所以精神有点错乱。


车厢里的人听着姐夫在说这些故事一样的陈述,一些年轻人脸上满是不解。上铺的大叔开口道,甘肃那地方我知道,贫穷落后,好几个山头,好几十里才有一户人家。一下子从这样的环境到深圳这样的都市,没有受过太多教育,面对诱惑内心根本没办法判断。一阵沉默,姐夫也无奈的看着窗外,没有风,远处树枝上的大雁再次起飞,树叶也随之飘落。


山竹和柳陌对视一眼,默契的沉默着,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这种事情,事后再去评述似乎已经全无意义。窗外景色已经呈现出微黄,树叶渐稀,阳光洒落在大地上,窗外整个感觉都是即将枯萎的色调。北方的深秋就是这样子。


在列车上吃过午饭,男孩似乎有开始吵闹了。车厢里满是泡面的味道,加上一路气氛比较严肃,着实让人感觉胸口有点闷。吵闹声越来越大,大家了解情况也都不愿多说什么。上铺的大叔开始叹气,似乎在对车厢里的这些年轻人在说话,这小孩还这么年轻,哎,这似乎又不能轻易去怪谁。大叔继续说,我们年轻的时候,大家都过得不好,差距没有这么大,中国的西北、东南并没有如此悬殊的感觉,城市也没有那么奇幻般的辉煌,都差不多。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大城市的发展太快了,我们这辈人看着一天天变化都跟不上节奏了。更别说从小在甘肃农村长大从没见过大城市,也没有受过很多教育的年轻人了。对他们内心的冲击应该很深吧,这种天上地下的差距不是简单的见识过就能体会的。那种对内心的冲击,在精神上击溃了一个还没有完整价值观的生命。


大叔说了很多,车厢里的人都在忙自己的,山竹和柳陌似乎真的认真听完了这些话,虽然不能完全理解,但还是能能够感觉到一些问题。


男孩在车厢里闹得越来越厉害了,吵的大家也无法正常午休,那位姐夫一个劲儿的在说对不起……